主页 > E和生活 >双栖动物(上) >

双栖动物(上)


2020-06-22


1.

魏河与陈依莹是高中同学,她是班上成绩的前三,每节课都坐在第一排,他总是坐在最后一排,成绩最多倒数第三。

那还是他没迟到,出席率过半的时候。

陈依莹本来与魏河没什幺交集,他家里有点钱,可这和她无关,她不讨厌他,或是,根本没有不喜欢他的机会。

魏河大部分的白天,都在学校附近的网咖厮杀,出现在教室的时间还真不多。

他们首次互动,是一个早上,说早其实也不早了,再上一节课就是午餐时间,魏河不知道什幺时候从后排潜到前面,拍了拍正在埋头苦读的陈依莹后背。

「欸,」他小声喊她:「陈依莹,妳是陈依莹吧?」

她回过头撇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上次微积分期中考,妳是第一名?」魏河的脸在棒球帽底下对她笑,陈依莹再疑惑地点点头,不知道平常这位根本不会在这种时间现身的仁兄,葫芦里卖什幺药。

「我有一件事想拜託妳,能不能中午请妳吃顿饭?」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上课铃就响了,老师準时走进来,一见到魏河,立刻故作惊讶走到窗口张望:「今天吹的是什幺风,魏少爷居然在中午前大驾光临,鄙班不甚惶恐。」

尴尬的魏河缩在位子上,把已经很低的帽沿,再往下拉一拉。

老师翻着点名簿:「不过大家也不能苛责他,毕竟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个学期魏少爷的大舅舅食物中毒住院,二姨爹断了三次腿,八姑妈胃溃疡四次。」

陈依莹没回头,可听见坐在后面的人,轻轻说了一句:「shit.」

「要不魏少爷您看这样,」老师幽默地阖上簿子:「以后学期开始前,您整理下族谱,把会发生的意外列张时间表出来,这样大家都有个心理準备。」

魏河唯唯诺诺:「老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今天回去就和长辈们商量,看大家受伤的时间能不能统一一点。」

「能这样最好,」老师晗首,尚能维持风度:「高中是义务教育,我真的很不想当掉你。」

「只...只除了下週五,」魏河突然想起什幺,怯生生举起手:「我三伯父早上会被蜜蜂螫,我得去看他有没有过敏。」

同学哄堂大笑,魏河一脸无辜,老师咬牙切齿,终于忍不住指着门口:「出去。」

魏河自知理亏,摸摸鼻子站起来,鞠了一个躬,走出教室。

坐在依莹旁边的邵琪也是读书帮的,两个人常在图书馆一起温习,低声批评了一句:「无聊。」

2.

陈依莹当时看着魏河走出教室的背影,并没有什幺特别感觉,甚至可以说是无动于衷;这种学生她见多了,总是在不对的时间出现在不对的地方,该上课的时候玩,该睡觉的时候醒,率性大胆,肆意妄为。她并不讨厌魏河那类人,也不羡慕,可在心里清楚画下一条界线,认为彼此是两个世界的物种。

她从来没有慾望过那种生活,也没有资本;陈家环境很普通,她得靠奖学金读书,平常还要打工。依莹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也总是班上的状元,单亲的妈妈平日为生活所苦,只有看到兄妹三人的成绩单时,才会露出笑容。依莹与哥哥妹妹无法提供辛劳的母亲太多实质帮助,唯有拼命在学校努力,以报亲恩。她常常自嘲陈家孩子最擅长的就是考试,除了拿第一名什幺也不会。

不过这话并不準确,除了成绩好,陈依莹还长得美,只是她尚未发现外表对自己有什幺帮助,考试也不能多加两分。

对她来说,人生没有什幺是天赐的,都要靠自己赚取,分数如此,生活亦是,母亲的肯定自然不必提,连带她整个人的价值,也是从小厚厚一叠奖状的累积。

像她这种人固然生活呆版,可跟魏河这样的人,不是一个无聊法。

她看过他在篮球场上驰骋的样子,整个人都浸在髒兮兮的汗里却乐不思蜀,也见过他与队友在上课时间成群结队走去网咖,兴高采烈地讨论战况。大考前的几週,来学校的人都在温习,他和几个朋友堆起书本和垃圾桶,在教室走廊练起跨栏。

这些时刻,陈依莹不是抱着书在读,就是在抱着书去读的路上。她有时候唸得烦了,在窗边抱着手臂看远方,忍不住也会纳闷,别人眼中只会浪费时间的魏河,是不是也这样看她这种人。

然后她又揶揄自己没时间多想,答案是什幺也不重要,总而言之两个人来自不同的世界,没有任何交集点与相似之处。

那天她以为魏河走出去后,又会和队友到网咖驻扎,所以当魏河中午在教室出现,她还是蛮惊讶的。

「妳都不用吃饭的啊?」他抓抓头:「我在学校餐厅找了半天,原来妳在这里。」

依莹睁大眼睛,扬起手里的自製三明治,样子有点呆。

「原来是要养生,明白明白,」魏河语气讨好,拉了把椅子在她身边坐下:「我有话想和妳说,能不能请妳今天破例,去餐厅不健康一次?」

她不说话,瞄向咬了一口的午餐,不想解释其实这样是因为比较省钱,也省时间。

「原来是怕浪费,很好很好,」魏河拿走她手里的三明治,「没关係,我们交换,我请妳吃,妳请我吃。」说完也不等依莹回答,一把拉起她就往餐厅方向走。

学校餐厅选择并不多,两个人站在墙上的菜单前一起皱眉,陈依莹想不透魏河有什幺话不能在教室里两三句说完,忍不住打量起他来。她看着他线条俊朗的侧面,表情和自己一样纠结,霎那间明白他尴尬的原因,他平常非过午不起,根本没机会在学校吃饭。

不管为了什幺,这少爷今天可真是大阵仗,她想,忍不住笑了,被魏河看见,气氛顿时轻鬆了一点。

「想吃什幺我买单,说好要请妳吃饭。」

「只吃饭吗?」依莹故作沉思状:「能不能加两个菜来配?」

魏河愣了几秒,接着笑开。他擦擦鼻子,拍拍依莹的肩:「妳这个人,蛮有趣的嘛!」

这是第一次有人夸她有趣,居然感觉还不错。

随便点了几样,魏河端着餐盘领着她坐下,他自己倒是只点了一杯饮料,坚持要吃依莹做的那份三明治。

他看着她慢条斯理地挟菜,终于开口说明来意,上学期微积分她成绩惊人,他想请她做补习老师。

「补习的对象是...你?」陈依莹疑惑,他不像是这幺看重成绩的人。

魏河有点不好意思:「是我女朋友,小我们一届。」

依莹没有讶异,像他这样的人,没有女朋友才奇怪,不过她还是有点意外,看来不羁的这个人,原来对女朋友的事如此上心。

「她是数学白癡,」魏河强调,虽然嘴上损,语气却充满笑意:「大家说妳每科最少前三名,如果这世上有人能起死回生,非妳莫属。」

「我是学生,不是医生,」她不为恭维所动,自顾自喝汤:「而且我平常下课要打工,应该没时间替人补习。」

「我会付钱给妳!」他急忙接口:「妳在书店打工吧?无论老闆付多少,我出双倍。」

陈依莹看着他,心想这少爷的钱,终于还是和自己扯上关係。

「一週就上两次课,好不好?」他带着试探的口吻:「她能吸收多少不管,考试成绩妳也不用负责。」

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她想,看不出来这幺吊儿啷噹的人会这幺低声下气,突然脑海闪过魏河早上挣扎起床的画面,忍不住觉得有点好笑。

「今天你几点起来的?」她问得突兀,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魏河却丝毫不以为忤,打了一个呵欠,可怜巴巴地回答:「早上八点,用了三个闹钟。」

「...然后十一点多才到学校?真不容易啊!感动天地。」她揶揄他。

「可不是吗?」他双手合十,做祈求状:「陈依莹,妳就当可怜可怜我吧!」

那模样既夸张又可爱,着实让陈依莹心软,主要的是她真有点感动,毕竟她从来都没走过捷径,也没人替她拜託过谁。

「下週开始可以吗?」她拿起纸巾擦嘴,掩住唇角的笑意:「我知道,避开下週五,令伯父会被蜜蜂螫对吧!」

「YES!!!」魏河高举双手欢呼,引起四周同学的侧目,陈依莹连忙扯他的衣角让他小声点。他如释重负地靠着椅背,这才有心思打开她那份三明治,就着她咬过的地方吃了一口。

「我的妈啊!这妳做的?」

陈依莹不知他什幺意思,只能红着脸点头。

魏河瞪大眼睛:「原来妳也有不会的事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