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生活台 >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下) >

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下)


2020-07-27


往前阅读: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上)

这不是蒋委员长

还是不能上映,所以1993年八月民间发起万人连署请新闻局解禁,当时连署还可抽奖坎城台北来回机票一张。九月台北市某区的第四台播映盗版的《霸王别姬》、九月中新闻局宣布即将修法、十月初美国歌手玛丹娜在代理商试片看过《霸王别姬》并对张国荣的演出讚不绝口,接着电影十月在全美上映,当月底陆委会通过「国际影展得奖影片的修正规定」,十二月《霸王别姬》终于可以上映,级别列为辅导级。原本电影处电检委员审查意见是列为「限制级」,主因是程蝶衣幼年时,母亲带着他投奔梨园学艺,但因为手指头多了一只畸形指被拒,程母绝望之余,在大雪天以刀剁下孩子的指头,该镜头被认为太残忍,电影处长杨仲範与副处长刘寿琦会同电检委员重新查看该镜头,最后才决定改列辅导级。另外情节方面,对于片中描写有国民党军队看戏吵闹打架,共产党军队却规矩看戏的「剧情安排」特别斟酌再三,有国民党将领在军法审判中途释放程蝶衣,特别去唱一折「牡丹亭」的剧情,很小心地查证不是指蒋委员长后,才同意一刀不剪,辅导级过关。

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下)

江南案杀手举报

1993年的十月新闻局终于放行,十二月在六福客栈举行的首映酒会中冠盖云集,国民党秘书长许水德也到场致词,致词时把电影片名说成了44年前的电影「霸王妖姬」而惹来哄堂大笑。但令人笑不出来的是《霸王别姬》纷纷遭到同业的攻击以及检举,因为上映后不到一个月票房就破亿,这让许多电影同业感到眼红,首当其冲的是1994年元旦档期的《梅珍》票房。《梅珍》是刘家昌导演的音乐电影,由长宏影视出品,也是刘家昌导演生涯的最后一部电影。三月份,《霸王别姬》要前往加州参加奥斯卡的前一个礼拜,刘家昌以及吴敦举办记者会,出示证据举报《霸王别姬》是一部真正的中国电影,痛批新闻局凭什幺放水让这部中国电影上映。

跟刘家昌一起开记者会的吴敦,是「江南案」的杀手之一,江南案是笔名「江南」的作家刘宜良在美国加州遭到中华民国国防部情报局僱用的台湾黑道份子刺杀身亡的案子,当时刘宜良已着《蒋经国传》且即将动手写《吴国桢传》。在江南案中在刘宜良胸口开两枪以确保的吴敦,正是刘家昌电影《梅珍》发行商长宏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在犯下江南案之前他就已经在电影製片界以「武力製片」而赫赫有名,犯下江南案之后,因为其与陈启礼暗杀刘宜良的「爱国」行为,享受在狱中有菸抽、有电磁炉可煮龙虾,拥有一般囚犯所无的特权生活,后来因为经过两次减刑,最后在蒋经国的指示之下只关了「六年」就获释,摇身一变成为中华民国有名的影视大亨。

撼动台美关係的江南案、汤臣电影公司成立都在1984年,「侠女」徐枫跟「爱国」的吴敦,在十年之后虽然同在电影业界各拥一片江山,但际遇却是如此的不同。

金马无缘张国荣

年底才让新闻局给放行,《霸王别姬》赶不上1993年这一届的金马奖,但这一年张国荣以电影《白髮魔女传》的主题曲《红颜白髮》(词:林夕/曲:张国荣)拿下最佳电影歌曲的奖项,这是他第一也是唯一的一座金马奖,他曾凭《阿飞正传》、《风月》、《春光乍泄》、《枪王》、《异度空间》5度入围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却始终与金马影帝无缘。而1994年看似有机会竞逐金马的这一年,前任金马执委会主席李行离职之后,主席由电影基金会董事长江奉琪暂代。三月的金马执委会工作会议中有人认为《霸王别姬》太强了,让这部电影参赛只会让在座的港台电影陪榜而已,最后执委会为了巩固「基于鼓励本土电影工业」的宗旨,所以决定即使得到新闻局新规定「第一类国际影展竞赛」奖项而取得准演执照的台资大陆影片,也不得报名参加金马奖。

所以《霸王别姬》不只被视为中国电影而被金马奖封杀,也因为文革敏感议题也无缘中国大陆的金鸡百花奖,而《霸王别姬》不被认为是香港电影,也无法入围香港金像奖。至于柏林影展为何也没有《霸王别姬》的身影是因为报奖考量,根据徐枫所言当时目标是在坎城影展,所以不考虑柏林金熊,当然事后证明是很成功的策略。

有趣的不只是新闻局跟金马执委会不同调,新闻局本身也是不甚灵光,1993年十月陆委会通过新闻局送审的「大陆拍片管理办法修正案」,让「获奖第一类国际影展竞赛」的电影可以无视中国电影人员比例的规定而上映,其中新闻局所称的「第一类国际影展竞赛」包括了法国坎城影展、德国柏林影展、义大利威尼斯影展、美国奥斯卡与美国纽约影展。然而「五大影展」中的纽约影展行之多年以来,众所皆知并无竞赛项目,却在官员们制定的範围之中。当被记者问到纽约影展入选的理由何在时,官员竟然回答是为该影展日后增设竞赛项目做準备。

陈凯歌入代表团

1994年《喜宴》、《霸王别姬》双双入围美国金球奖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最后胡志强宣布不率团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他说正值立院开议期间工作繁忙,而且在电影丰收时新闻局最好是退居幕后,有趣的是《霸王别姬》导演陈凯歌此时加入了「中华民国台湾」代表团,不只陈凯歌本人欣然同意,此举也获得香港邵氏电影总裁邵逸夫的支持,虽然电影国籍因为种种因素而挂香港出赛,但徐枫说一但她获得奥斯卡,要以国语致词让全世界知道这是一部台湾出资拍摄的电影。

三月十八日这天在美国洛杉矶,中华民国影展代表团团长江奉琪、新闻局副局长吴中立、电影处处长杨仲範拜会了影艺学院,晚间新闻局举办的欢迎酒会现场,连方瑀以及中外明星都到场,美国加州参议员阿拉托瑞还颁发荣誉状给李安与徐枫,此时可预测的劲敌是越南的《青木瓜的滋味》以及西班牙的《四千金的情人》。最后二十一日公布是由《四千金的情人》胜出,台湾方面则是要到两千年的《卧虎藏龙》才拿下了唯一的一座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项。

尾声

回头看台湾电影,意识形态的政治考量在今日看来似乎不正确,但在当时国民政府的考量却是理所当然,不合用的体制必然接受挑战,这样的挑战并不是只限于在政党政治上,在各行各业都会存在。更值得令人关注的是,威权体制庇佑而生的电影业者,在这样挑战体制的过程中,于个案里居然扮演了更为保守的角色。不过是二十几年的光阴,台湾对于自由的定义已经不同,而且电影作品不断推出,能够在时光流逝之后继续发出闪耀光芒的还有几部呢?《霸王别姬》坎城播映版本重新修复上映的这一年,回首看这一段不为人知的台湾电影历史,我们才能对台湾电影的未来,迈出更为稳健的步伐。



上一篇:
下一篇: